Tag Archives: 错音

吸金风口的在线陪练,有的连练琴错音都听不出

原标题:吸金风口的在线陪练,有的连练琴错音都听不出

近日,VIP陪练获得1.5亿美元C轮融资,刷新了儿童音乐教育领域最高融资纪录,引发关注。

该领域的热点可追溯至2017年。这一年,柚子练琴、趣陪练、熊猫钢琴陪练等新平台扎堆涌现。2017年10月,钢琴智能陪练系统研发商音乐笔记宣布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11月,在线钢琴直播课程美悦钢琴宣布完成1200万元人民币Pre-A轮融资;2018年1月,VIP陪练宣布完成2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

从2017到2018年,市场对在线陪练的认知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在资本的影响下,赛道的格局发生了怎样的变化?行业面临哪些发展的瓶颈?2019年赛道内的玩家又会有哪些新玩法?

2017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家长选择在线钢琴陪练解决孩子练琴中的问题。 资料图片

市场:刚需还是伪需求?

“过去一年,我明显感到在线陪练平台变多了,身边也有学生开始使用。陪练老师帮学生纠错音、改指法,对我的教学效率的确有一定帮助。”皓天艺术文化培训中心校长、中高级钢琴教师郑添表示,自己对于在线陪练的看法正在转变。同时,不少家长在尝试后发现在线陪练能够解决孩子学琴过程中的一些痛点。

二年级学生家长吴女士使用VIP陪练已有半年时间,她说:“我自己无法解决孩子练琴中的手型、指法等专业性问题,需要陪练老师帮忙纠正。同时,孩子练琴时可能会放松偷懒,而陪练老师的监督效果一般比家长好。因此,如果孩子继续学琴,我还会续报在线陪练课。”此外,赛道内领先玩家的用户和营收数据也印证了市场需求的存在。

目前,VIP陪练单月营收已超5000万元人民币,自2016年起营收业绩连续3年超10倍增长,累计学员突破40万人次。今年1至9月,熊猫钢琴陪练的单月营收规模从百万量级增长至千万量级。The ONE线上事业部总经理孙叶夺认为:“过去一年,在线陪练这个初生的婴儿证明了自己是一个有生命力的baby。”

但这种增长势头能保持多久?蓝象资本创始合伙人宁柏宇持积极态度,他表示,钢琴教学的确存在结构性问题,如不适合班课形式、成本较高等,练琴的服务长期相对空白,因此如果在线陪练能提供比较好的体验,市场会猛增,几乎每一个学钢琴的人都可能会参与陪练。

记者了解到,2018年VIP陪练的营收增速开始放缓,但VIP陪练创始人兼CEO葛佳麒表示:“尽管如此,VIP陪练的运营效率有所提升,转化率、用户活跃度,消课率都在增长。”在他看来,这些数据说明机构在潜移默化中教育了用户,让他们认知到在线陪练可以帮忙解决练琴效率问题。

孙叶夺判断,在线陪练市场还有很大增量,至少有三年的红利期。“中国琴童保守估计是1500万,而市场现在还处于早期阶段,用户对在线陪练的认知还没有完全被培育出来,行业的爆发期尚未到来。同时中国的钢琴保有量仅有3%,而欧美发达国家已经达到20%,未来用户增长的潜力还很大。”

竞争:硝烟四起还是尘埃落定?

尽管如此,目前在线陪练行业并未出现群雄争霸的态势。相反,除VIP陪练外,2018年的赛道似乎开始“退热”,除了8月快陪练获得了5000万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外,几乎没有新玩家引起关注。同时,不少老玩家也开始销声匿迹。宁柏宇分析,VIP陪练进入比较早,在资本的助推下迅速在这个相对较窄的赛道形成了资金、人才、用户上的壁垒。“在这个阶段VIP陪练一家独大,普通的VC不会轻易看这个赛道,因为领先者已经融资太多。”

葛佳麒也对记者表示:“从活跃用户规模来看,我们是2-5名总和的17倍以上。融资额是2-10名的整体估值。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并不怕同类竞品抄袭。”在他看来,尽管在线陪练行业门槛较低,但规模化非常难。“与线下单个机构的分散管理不同,在线陪练平台每天要完成那么多课时,要保证培训质量不下降很有难度。”葛佳麒认为,关键是师资的配比和师资的培训:“只有把教育效果做好了才会拥有口碑。”

孙叶夺说:“而当行业领先者实现规模化并且建立口碑后,这会成为一种壁垒。随着一家机构影响力的增加,其获客成本可能就会下降。那么对其他玩家而言,关键是创造差异化的用户体验,比如熊猫陪练的特点是做全程双向视频,实现‘面对面’陪练的体验,而不只是音频陪练。”

但壁垒的形成并不意味着行业格局的彻底固定,宁柏宇认为,未来还可能出现新的产品形式让用户体验更好,同时,不同乐器的陪练存在不同侧重点,行业内不可能只有一家陪练机构。未来仍然可能有大玩家进入。

挑战:真人一对一模式能否持续?

另一方面,在线陪练的现行模式能否持续还是一个未知数。业内人士表示,目前陪练产品的体验比较粗放,从业者依然在探索真正健康的模式。部分机构在2019年可能会重新定位。

据了解,部分平台通过琴行、钢琴培训班等推广课程,成功推荐一名学生可获50元分成。郑添接触过不少陪练机构,在他看来,陪练只能帮学生解决最基础的问题,当学生水平达到一定程度需要练习难度较大的曲子时,在线陪练不太适用。郑添在陪练平台上接触到的教师水平参差不齐,有些连错音都听不出。因此,他的许多学生在试用后仍然会在线下选择固定的老师陪练。

同时,从老师自身发展的角度讲,不会有人一直愿意做陪练。现在平台上有不少老师是在读大学生,流动性也比较大。

那么,真人一对一模式是否可持续?音乐笔记创始人闫文闻认为,在线音乐陪练未来需要无人化反馈。“1对1模式能实现快速增长,但需大量具有听辨能力的老师来陪练,而这些老师一定会转去教主课,陪练老师始终缺乏。如果不能通过人工智能做自动化的识别,这个赛道是做不大的。相反,通过对孩子的练琴实时采集并分析,老师在曲谱上直接看到的是孩子的对错。这样普通的助教老师并不比家长高明许多。”

对此,葛佳麒表示:“机器识别出孩子的10个错误可能也没用,相反,真人老师只要找出3个错误并有效地解决,孩子就会进步,因此AI无法代替真人老师的角色。”但是,针对真人一对一模式未来可能面临的瓶颈,葛佳麒已有所感知。近日,VIP陪练宣布联合100所高校成立妙克艺术人才基地,联合高校培养教师。葛佳麒还表示,必要的话VIP陪练会放慢增长速度。

孙叶夺也表示,在线陪练过去跑的太快,到了沉淀下来的时候,部分机构在2019年可能会重新定位,考虑什么是健康的发展模式。“明年,在线陪练行业会有新的玩法。” 

■预测与布局

The ONE尝试线上主课

记者了解到,The ONE在尝试线上1对1主课,目前有500多名学生在做测试,其中50%左右来自熊猫陪练的学生转化。孙叶夺表示,“这是我们未来会重点发力的点,一方面是察觉到了这方面的需求,另一方面教和学是教育闭环的最高点,我们希望通过在线主课实现标准化教学体系、师资培训体系等,最终实现规模化。”

而VIP陪练则明确表示不尝试线上主课。葛佳麒说:“我们理解,音乐技能学习一定要在线下。”

VIP陪练多元化探索

今年9月,VIP陪练推出“音乐星球”和“音乐FM”板块,把音乐知识、音乐家的成长等以短视频和短音频的形式提供给孩子;10月还冠名了少儿钢琴才艺类节目。葛佳麒表示,这些布局是VIP陪练多元化的开始。

新京报记者 冯倓秋 校对 赵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