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特朗普

“大空头”特朗普又得手 但他对另一件事一筹莫展

原标题:“大空头”特朗普又得手,原油暴跌6%!但他对另一件事一筹莫展

周二美股继续大跌,道指跌去550点,“美股熊市已至”的断言不绝于耳。对此,特朗普再次向美联储“开炮“:我希望美联储把利率降低一些,现在的利率太高。所有的问题中,美联储的问题最大。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美股表现这么好,都是因为我!”“股市跌这么多,都是因为美联储!”

可能很难再找出一位美国总统像特朗普一样如此关心股市。但他说的话却总是自相矛盾。

当初竞选总统时,美联储主席还是耶伦,特朗普就不满美联储的低利率政策,认为这是耶伦故意为了抬高股价,让民主党获得更多的支持。

但是当自己坐上总统的高椅时,他又不停批评美联储利率涨得太快了。

不仅关心股市,特朗普还关心油价。今年4月,他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批评OPEC“人为”哄抬油价。

商人出身的特朗普难道不知道,便宜的美元(低利率)和便宜的原油,是一对矛盾体吗?

不过,为了获得便宜的原油,特朗普也是想尽了办法。当地时间周二(11月20日),特朗普就卡舒吉一案发表官方声明,声明没有过多谈论案情,而是提到沙特是世界主要的石油生产国。沙特方面会考虑美方要求,将石油的价格控制在合理的水平。

道指回吐全年涨幅

特朗普再怼美联储:我想要低利率!

继周一大跌之后,昨天(11月20日),美股还是没有止住跌势。已经正式步入熊市的科技股继续领跌。而道琼斯工业指数跌去了550点,2018年一整年的涨幅已经“灰飞烟灭”,“美股熊市已至”的断言不绝于耳。

下班之后,特朗普走出办公室,守在白宫外的记者们问他对近日的市场表现如何看。特朗普再次向美联储“开炮“:

我希望美联储把利率降低一些,现在的利率太高。所有的问题中,美联储的问题最大。

比起10月10日的那句“美联储疯了”,昨天特朗普的表态看上去温和,但实际上力度更大,因为之前他只是说加息太快,但现在的说法是,希望更低的利率。

美联储会不会减缓加息步伐,特朗普说了可不算。此前有分析人士认为,面对特朗普的不断批评,美联储为了显示自己的独立性,反而会加快加息节奏。

可是现在,市场环境已经不同了,面对股市的惨淡表现,市场人士已经从美联储官员们的讲话中解读出了些许“鸽派”的信号。比如,上周三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一句“全球经济增长已经不如去年了”,以及美联储副主席的“全球经济值得注意”,分析人士认为,这些话透露出美联储加息不再只盯着美国,会更多地考虑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所以,2019年还会按预期加息3次吗?现在值得怀疑了。

不顾记者遇害案

特朗普:沙特对美国很重要

其实,无论特朗普怎么“炮轰”,美联储还是只会根据经济状况和市场情况作出利率决策,特朗普无权也无力干预。影响不了美元,那就影响原油。

但是,因为国际原油价格是按美元定价,一般来说,美元越贵,原油价格也就越便宜。但特朗普既要便宜的美元、又要便宜的原油,似乎自相矛盾。

不过,供需关系也是影响商品价格的另一大因素,既然不能让美元便宜,那能不能提高原油的产量呢?

特朗普就是这么干的。

10月初,沙特籍记者贾马尔·卡舒吉遇害。美国的硅谷和全球的商业巨头以实际行动表达对沙特的抗议,比如拒绝参加沙特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目前,美国也已经制裁了与案件相关的17名沙特人。

可是,昨天特朗普的一份声明,让人们大跌眼镜。声明开头的第一句和最后一句都是“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对于卡舒吉遇害案,特朗普表示:“卡舒吉一案的所有真相,我们可能永远不会知道。但是,我们和沙特的关系将不会改变”。

受此影响,布油周二跌破62美元,跌幅达7.6%;美油盘中跌破53美元,之后小幅回涨,收盘报53.36美元,跌幅6.6%。这是2017年10月以来美油首次跌破54美元。

维护这一关系的好处之一,就是能够获得便宜的原油。特朗普提及,沙特是世界主要的石油生产国。沙特方面也会考虑美方要求,将石油的价格控制在合理的水平。特朗普这种利益至上的做法,也遭到了美国多家媒体和国会议员的批评。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沙特如何给美国提供便宜的原油呢?一般来说,是通过增产。要知道,沙特是石油输出国组织(以下简称“OPEC”)中最有发言权的国家。

12月份,OPEC就要召开政策会议了,到底是产油国会按照此前预期,减产以稳定油价,还是沙特会说服其他成员,增产以继续让油价下跌?谁也不知道。但美国国际能源署(IEA)署长菲斯·比罗尔呼吁OPEC,根据“常识”行动。

记者失踪案持续发酵 美国沙特因此交恶?

上观中东

尽管美国是否对沙特进行制裁存在不确定性,但是卡舒吉失踪事件对美国和沙特关系造成伤害已是确定的事实。

近日,沙特记者卡舒吉在沙特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失踪事件正在不断发酵,使沙特面临重大外交危机,并引发市场担忧,导致沙特股市大跌和国际油价上涨。

外界普遍怀疑卡舒吉在沙特领馆内遇害,虽然沙特予以否认,但国际舆论一直指责沙特应为此事负责,美国国内很多人主张对沙特进行制裁。

记者失踪案演变成地区危机

尽管土耳其与沙特双方各执一词,各方在此问题上的指责或否认也并未得到确凿的证据支持,但外界,特别是美国等西方国家日趋认定沙特有重大嫌疑,形势朝着不利于沙特的方向快速发展。

原本态度谨慎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13日表示,美国非常关注此事,如果一旦证实是沙特所为,美国将实施严厉的惩罚;英法德三国外长14日发表联合声明,要求对这一事件进行彻底调查,而国际调查往往意味着后续的制裁行动。

而沙特政府回应称,不惧怕任何外部威胁,并可以采取很多方式和更大的行动予以反击。由此,这一危机呈现升级趋势,由最初的沙土之间的外交争端,日益转变为多方关系交织的沙美关系的危机。

土耳其借该案增强自身影响,突破外交困境。卡舒吉失踪之后,土耳其主动公布了此事及其掌握的有关证据,将怀疑和调查的矛头指向了沙特。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和政府官员也多次就此表态,要求沙特配合进行调查。土耳其媒体更是称已经掌握了卡舒吉在沙特领馆内遇害的直接证据,激发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虽然沙特派遣代表团赴土耳其沟通,并表示可以让土耳其搜查其领事馆,但并未解决两国之间的外交争执。考虑到土沙两国近年来在多个地区热点问题的矛盾和对立,并争夺中东地区和伊斯兰世界领导权,这一外交争执加剧了两国之间的猜疑和对立。

土耳其虽然并不愿意恶化与沙特的关系,但面对这一难得的机会,主动借助卡舒吉失踪事件挑起了欧美国家的敏感神经,并在此问题上与其站在了同一个阵营,成功拉近了与欧美国家的距离,一定程度上有助于突破自美国制裁以来其所面临的外交困境。

美沙关系不会因该案而交恶

就美国而言,美国不愿因小失大,特朗普面临政策难题。卡舒吉失踪事件爆发后,美国媒体、民众以及国会议员对此关注不断提升,反应日益强烈,并对政府施加压力,甚至多名国会议员要求对沙特进行制裁。

特朗普最初反应相对低调,但面对汹涌的舆论和中期选举的压力,也不得不提高了关注的调门,并发出了可能对沙特进行制裁的讲话。但特朗普本人既不愿意因此恶化与沙特这一重要盟友的关系,更不想因此而遭受现实的利益损失。

美国如此顾虑重重,主要是因为美沙盟友关系事关其重大战略与现实利益。

一是关系到国际能源市场和石油美元机制的稳定。沙特是全球最为重要的能源生产国和出口国,也是维系石油美元机制的关键国家,对沙特进行制裁可能导致国际油价暴涨,削弱美元的世界地位,对美国经济增长与全球霸权不利。

二是关系到美国的中东地区战略成败。当前美国在中东地区遏制伊朗、打击恐怖主义、解决地区热点问题等,都离不开沙特的配合与支持,而对沙制裁可能改变中东地区战略格局。

三是涉及美国的现实经济利益和特朗普政府的施政成绩。特朗普在发表可能制裁的讲话时,特别提及不愿意停止对沙特军售,而是倾向于其他惩罚方式。

此前特朗普政府与沙特达成的价值1100亿美元的军售合同,可为美国带来45万个工作机会,这一成果已经被特朗普多次拿来炫耀。与此同时,沙特方面已经明确表示拒绝任何威胁,沙特官媒甚至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首次威胁动用“石油武器”。在重大现实利益面前,特朗普政府自然会投鼠忌器。

但卡舒吉失踪事件对美国和沙特关系造成伤害已是确定的事实。美国舆论与民众对沙特的负面认知进一步加强,政府与国会内部在对沙政策议题上的分歧进一步加大,市场对沙特国家发展及两国合作前景的担忧也在上升,这都将成为未来美沙关系发展的不利因素。但鉴于长期形成的多层次战略合作关系和重大的现实利益,美沙互有所需,特别是沙特更加有求于美国,两国关系不可能就此破裂。

□邹志强(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研究员)

传美防长马蒂斯将离职 德媒:特朗普不需要温和的狗

原标题:白宫新离职潮从马蒂斯开始? 德媒:特朗普不需要温和的狗

[环球时报驻美国、德国、加拿大特约记者李勇  青木陶短房陈一  柳玉鹏]“继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黑莉之后,特朗普内阁中少有的‘成年人’马蒂斯将进入‘死亡观察期’。”英国《金融时报》政治观察家卢斯在黑莉提出辞职后第二天的“预言”一语成谶。美国总统特朗普14日在一段公开的采访片段中称,国防部长马蒂斯可能“离开”,并称这是因为马蒂斯“某种程度上像一个民主党人”。

“华盛顿新的离职潮”,德国《明镜》周刊15日称,马蒂斯可能离开,意味着特朗普政府新的一轮离职潮。报道称,这样的消息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在特朗普政府,不辞职才是新闻。特朗普在接受采访时也直言,“会有更多人离开”。他称:“我认为我们有一个伟大的内阁。有些人令我不满意。有些人让我不开心。但也有其他人让我非常满意。”特朗普还说:“我现在让一些人准备待命,这将是非常了不起的。他们将进入政府,他们将是惊人的。”报道称,特朗普改组内阁可能会在美国中期选举后。除了马蒂斯,司法部长塞申斯也可能走人,特朗普早已表达对他的不满。

《赫芬邮报》网站称,与前几届政府相比,特朗普政府经历了史无前例的离职率。在过去20个月里,有超过12名内阁成员要么辞职,要么被开除。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称,对于白宫处于混乱状态的报道,特朗普怒斥这是“假新闻”。他说:“我正在改变一切,我有权力这么做。”

“特朗普不需要一只‘温和的狗’”,德国《图片报》15日称,特朗普刚上任时曾喜欢称呼马蒂斯的绰号“疯狗”,尽管马蒂斯本人对此并不喜欢。不过,《华盛顿邮报》记者伍德沃德在新书中透露,特朗普近来对他的国防部长有一个新的绰号:“温和的狗”。马蒂斯接管国防部长一职前,曾指责奥巴马反恐战略,因此深受特朗普信任。上任后,马蒂斯一直是忠诚的战士。但在幕后,马蒂斯却试图阻止特朗普在叙利亚问题和伊朗等问题上的“最危险的冲动”。

《纽约时报》称,特朗普宣称马蒂斯将离开的讲话,表明了由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领导的白宫国安团队与马蒂斯之间的政策分歧。博尔顿是一位意识形态的极端保守派,他对外交的看法比马蒂斯更强硬。受此影响,特朗普也怀疑,马蒂斯对世界的看法更接近民主党而不是他的看法。